当前位置:天天彩票官网 > 天天彩票娱乐 > Make it count. Titanic,14年后我所懂的

Make it count. Titanic,14年后我所懂的

文章作者:天天彩票娱乐 上传时间:2019-10-05

1997年我才8岁,我大概不是在1997年看的这电影,因为看的是DVD;而且像我出生的那种小县城,估计要等很久才能赶上潮流。我只记得我还住在医院的单位宿舍那样的老房子里,而我家搬走应该是1999年。那么,我大约是1998年看的Titanic,我9岁。

      记得最早看《Titanic》还是在小学二年级。那时爸爸单位发了观影票,我爸我妈不知怎么想的顺带着就把我也捎上了。九岁多的孩子还没有完备的性别观念,更别提懂爱情了。于是电影的前半段里我都是昏昏欲睡,听着后座一个男孩一个劲儿地和他爸嚷嚷电影里的海景其实只是电脑制作的,这电影可是大片全球票房可好了啊云云。电影的后半段,大屏幕里游船因撞击冰山而淹没和游客们的惊叫声把我给吵醒了,一睁开眼就看见不停下坠的泰坦尼克号和由于地心引力不断落入水中的游客,还有……Jack和Rose。他们落入水中几经周折,Jack终于成功地让Rose躺上了漂浮着的游船门板残骸,自己则浸泡在冰冷的海水里。最后,他终于支撑不住,说完让她好好活下去便一点一点地没入了大西洋深处。看着Jack英俊的容颜(那时候在看港剧《烈火狂奔》,觉得男主角和郭富城好像啊)一点一点消失,我的心霎时间就冷却了。好像是一种深刻的疼痛,扎在心中,持续蔓延着(其实这种疼痛一直延续到现在)。
    走出影院已经很晚,我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了。电影的震撼给我的触动太大了,以至于那一晚我竟然失眠!满脑子都是电影中空灵优美的音乐旋律和Jack、Rose的音容笑貌。
    现在每每想起我总觉得是《Titanic》给了我关于爱情的启蒙并深深影响了我的爱情观。我惊叹原来世界上会有这样一种爱情啊:为了和爱人在一起甘愿放弃救生艇跳上甲板一起等死;为了让对方活下去宁愿自己浸在寒冷的海水里还强颜欢笑;为了对爱人信守诺言宁愿带着回忆隐姓埋名生活下去,完成一个一个属于他们的梦想…… 就像詹姆斯卡梅隆自己说的,“无法面对死亡别离的爱情,一定不是真爱。”
    那个周末,我写了一篇日志,详详细细地叙述了观看《Titanic》后的感受,我说我觉得电影不仅仅是在讲爱情、平庸的爱情,它更是体现了真善美的。老师的评语我是记不得了(我想她一定奇怪自己的学生小小年纪怎么就看了这样的电影并且还想法那么多吧),但那本子我一直珍藏着。那段时间里简直就是痴狂了,但凡一点点关于电影的事物我都小心翼翼地收集起来。其实说起来那时还是带着点罪恶感的,至少电影里有那么一个裸体镜头(虽然现在看来只是小菜一碟),我真害怕自己是迷上了一部“黄色电影”。
    上了大学,看过的片子无数,有很多都可以超越《Titanic》。可是一提到“经典”,我还是会第一个就想到它。或许它真的就是我心中永恒的经典了吧。每当猛然发现自己好久没有流泪时,都会翻出电脑里永远珍藏的《Titanic》。感动一次震撼一次,心就会慢慢地沉静下来。
    不知是重看了多少回,每一次都会安安静静坐足三个多小时,每一次都会身临其境泪如雨下。大一那一年的寒假,《Titanic》伴我度过多少寂静寒冷的夜晚,以至于Jack和Rose的每一个神情每一句台词我都熟稔于心。就像毕淑敏谈《美人鱼》这则童话故事一样,《Titanic》也可以是常读常新、常看常新。一遍一遍地观看,会发现许多小细节其实也是匠心独运:比如在泰坦尼克号淹没之际仍旧兢兢业业演奏乐曲的乐师们,比如相拥等待死亡来临的老夫妻,比如选择与泰坦尼克共存亡的老船长,比如下等舱里流着泪水讲童话故事安抚一双儿女的母亲……
    或许由于移情作用吧,电影里的音乐也是一直萦绕于脑海。配乐采用了交响乐、流行乐、爱尔兰乐、管弦乐,可谓四面逢源。除了席琳迪翁的《My heart will go on》之外,我尤其喜欢《Rose》、《The Portrait》和《Jack Dawson's Luck 》这几首插曲。第一首是在电影尾声Rose的梦境里出现的,伴随着舒缓的钢琴声,镜头穿越雾气霭霭的船舱长长的走廊,来到华丽的舞会大厅。在这里,不管是下等舱还是上等舱的人们都在等候着,Rose缓缓地步上台阶,Jack依旧在时钟那儿等候。他们深情拥吻,全场的游客报以热烈掌声,有情人终成眷属……第二首是在Rose违心拒绝Jack后又返回甲板找他时出现的。画面里橘红色晚霞中的Rose慢慢走向Jack,而Jack则示意她不要说话,只是轻轻地走向她,拉着她的手扶她上了船头的栏杆。两人终于突破心理顾虑,迎着风,张开双臂,一起飞翔……第三首音乐在电影里出现了三次,一次是Jack赢得了泰坦尼克号的船票,却被告知距离起航只有五分钟。于是他和同伴法布里吉欧奋力奔跑;一次是在Rose赴Jack之约来到下等舱加入人们的狂欢,他俩抽烟、喝酒、划拳……手挽手跳起轻快的舞步,在台上尽情欢笑尽情旋转;最后一次是Jack和Rose在逃避其未婚夫Karl的保镖追捕时。两人一齐向保镖竖中指说Fuck,肆无忌惮。
    此外,据说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后期制作时为了情节紧凑、突出主题,删除的情节总长度有45分钟。也就是说《Titanic》的完整版本将近有四个小时。排开后来Rose当了演员嫁给了导演丈夫的情节,影片在Rose刚登上泰坦尼克号时在自己的卧室摆放油画,未婚夫Karl与之调情;Rose企图自杀前返回卧室歇斯底里(这也为后来她是披着头发作了交待);Jack救了Rose后在第二天的聚餐之前,Rose前往下等舱找Jack,两人对艺术有过对话且Rose给一位摄影师当了一回模特;下等舱狂欢之后Jack送Rose回上等舱,星空下Rose理性地拒绝了Jack;次日Jack在同伴法布里吉欧与汤米的帮助下潜入上等舱等细节处都有过描述。  
    一部真正优秀的电影,肯定是值得反复推敲品味的。除了商业性,电影的艺术性一样夺人眼球:演员(包括片中反复出现的大量配角)毫无瑕疵的表演,音乐完美的贴合(Love主题与Rose主题配乐对情节的推动),色调、特效及镜头的运用,关于人性中嫉妒、英雄主义、真爱、阶级等因素的展现,无一不显示出它的精致与伟大。太多太多的片段太多太多的感动太多太多的震撼,再没有哪一部电影可以像《Titanic》一样,深深打动我,持续感动我。

      2012年我只身在德国另一个小城市,不放映3D的电影,亦没有英文原版,所以我坐了20分钟的火车,走错了一次电影院,14年后,再看了Titantic,我23岁。

      原来小时候的记忆那么深刻,连车窗上的那个手印,甲板上的提琴和床上的一对老夫妻,还有救了Rose的口哨,竟然都记得一清二楚。没有记住的,却是Jack如何第一次看到Rose,又怎样救了她,以及那次可笑可爱的争吵,这样一些属于少女浪漫爱情的幻想。没有记住的,还有他们的生死契阔。一个9岁孩童的所有记忆,只是一些甚至细致入微的场景,以及甚不能明白的裸体。所以,每当我后来凭这9岁的记忆来评价这部影片的时候,总是淡淡而略带鄙夷的说,这篇电影让我感动的是甲板上拉提琴的音乐家和误杀了乘客而自杀的船员,Rose和Jack的爱情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大概也只是一夜情而已,反倒是那一对老年夫妇让我无比感动。

      现在来看,这爱情故事的开头和18世纪宫廷以及19世纪中产阶级妇女的爱情故事并没有两样,深陷繁文缛节无聊虚伪的社交生活,婚姻只是维系生存的工具,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都系上这种看不到头的枯燥烦闷;然后遇到一个男人,真正遇到爱情,生命又突然绚烂起来,甚至迸发出来。所以Freud的名字在影片中出现,还真是应景,我倒是希望他是其中的乘客。

      9岁时候,觉得Jack并不帅气,Rose的丰腴根本不算美丽。而现在,看到15年前的那个Leonardo,出现在Rose跨上栏杆之后的镜头里,心中窃喜而又怜惜地看着Rose的那个Jack,到哪去找这样一尘不染的带着少年稚气的男人!在我整个成年之后看过的所有电影中,哪有这样的精细的肌肤,清澈的眼神,稚气的微笑,瘦削的身段,轻盈的舞步和飘荡略痞的腔调!14年前,对人情世故基本空白的我,顶多能感悟音乐和人格;现在,我才发现,Jack才是所有电影男主角中最完美的情人!如果说Jack解救了那个嫌恶虚伪空虚的Rose,15年前的Leonardo解救了嫌恶世故老成的我。不仅是这样一眼就明了的鲜活生命,还有那句make it count。

      一直认为,只有心无恒业或居无定所的人才会信奉make everyday count,用一个国人认为更加装逼的讲法,carpe diem。一个理智的人,应该总是铺就一条康庄大道,力所能及地考虑一切可控因素。豆芽要画在乐谱上,虽然可以换换调,但是主旋律永远不能走调。小时候痴迷钢琴和舞蹈,终因为家长认为不务正业而未能继续。那时候的我,可以天天早上5点就跑去练琴,因为少年宫里只有这一架钢琴,为了多练习要去抢占。我如此羡慕可以继续学钢琴的孩子,但是他们却没有我这样用功。曾经有很多的想法,要一个人去旅行又觉得很辛苦很危险,去荷兰看风车郁金香又觉得需要遇到合适的人,去非洲草原看狮子又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些疯狂,拉个拖车环游世界又觉得这得要赚了多少钱才行;所以终究只是想想而已,赶紧毕业赶紧拿到教职赶紧结婚生子,这些事情可以以后再说。后来的我,并不是要赶着进程而放弃这些想法;而是学术这种我刚刚发现的狂大漩涡,犹如这碌碌宇宙间的肉眼看不见的神秘而又负载了无限意义的黑洞,让我看到了一生可以为之倾注全部的唯一,不以殉业一样的热情不足以填满我的生命。所以,去荷兰看风车郁金香这种风雅之事,都不及要铺就学术之路的论文重要,毕竟一个是儿时夙愿,另一个是毕生事业。所以这一年半中全部的晴天雨天雪天以及无法被准确定义的天气的天里,我都在图书馆。左边是书架,右边是书架,前面是窗,外面有一条因为无名而不被游客打扰的石子路,一扇教堂后院的门对着我的窗。我看书,有时候十几遍的看,有时候看到兴奋失眠,有时候看到人生灰暗。但是我依然不能提笔写,先是觉得无聊,然后发现是恐惧。一年加上五个月,修炼成了现在的我。

     在第五个月的时候,我却去了一趟荷兰。看到了大片的花田,色彩艳丽但不能置身其中;看到了运河岸的风车,大风阴雨却只见其轮叶悬停;看到了水中的城堡,远观如虹而其内质朴简陋。最美好的永远是Ideal,爱情亦如此。很多人从Ideal解脱出就转入了面对现实的勇气,而我的解脱却生发了守卫Ideal的勇气。既然是要一生倾注的事业,那为何要在前30年里完成。一切经历得住时间考验的东西,都是时间积累的结晶。期待30岁就能以论文一鸣惊人而流芳百世,并不是Ideal,而只是没有耐心的幻想。所以,全力以赴,也要在空隙之间插入那些小小的梦想,所以想学的跳舞,自己来买单吧;要去非洲,那么学法语吧;gap year也没有那么恐怖,停下来想想也许更好。

     昨天11点半,看完Titanic,要踏上电车的时候,我说,如果人生有一次Rose这样的爱情,那我也可以跟她一样,never let it go,因为爱情是让我们永远不放弃生活的唯一理由,无论它是否只在记忆里(Rose: I even don't have a picture of him. It is now all in my memory.)。其实,若没有,那也比草草地嫁了人生了子要好,守卫Ideal于我而言更好。那么静静地等,船头那一瞥,等待的时候,make everyday count。这一句,献给所有人,不只是女人。

    April 12th, Heidelberg

本文由天天彩票官网发布于天天彩票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Make it count. Titanic,14年后我所懂的

关键词: